加入
我们
投稿
反馈
评论 返回
顶部

内容字号: 默认 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内江科协庆祝br2019年“全国科技工作者日”钟秀全-桜井莉亚-小康的标准

2019-06-18 10:09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「你看到一个少年人,来到他觉得最好的地方,选择了他觉得最好的形象,这是一个年轻人,在追求自己生命里最美好的东西——虽然这个东西你完全看不上。我不会忽视一个追求他生命中最美好事物的年轻人,他们有未来,他们有希望。」  这些在中国娱乐新闻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,代表着曾光明作为资深媒体人职业生涯的前半部分。  在网易的后期,曾光明想要寻找解决媒体行业瓶颈的方案。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,他在各个技术论坛里面转来转去,转得多了,很多认识了的工程师们都说很「讨厌」他:「你个文科生跑来干什么,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。」  那时的快手早已成为日活数千万的国民应用,但公司形象始终与低俗和恶趣味的关键词联系在一起。  曾光明认为即使再来一次,他还是会这么写。没有经历过科班训练的他,一切都是凭借讲故事的本能和语感。  他第一时间感到的是惊讶,继而是愤怒:「你们没有搞错吧?我娱乐版做奥斯卡不是天经地义吗?」  从在印刷车间送别铅字印刷到激光照排的普及,从官办媒体到市场化媒体,从宣传性质的科教文记者到第一代职业娱乐新闻从业者,曾光明似乎恰好踩在了时代的许多变革和转换节点上。  冯科记得,因为非典,他原本从北京逃回了长沙老家。得知面试,他又开了28小时的车来到李玩的办公室。  随后李玩在次日的社论里写道:卓伟冯科「不惧艰险、不辞辛劳,不怕得罪人,不怕惹麻烦,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了一个新闻媒体应该完成的本职工作」。  「一件事情好与坏,关键看本质上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事情。如果事情本身是有问题的,没有任何人能够从舆论和公关的角度去解决一个有问题的事物。」  在老同事何颖珊看来,曾光明从媒体转身进入快手,这个选择并不令朋友们讶异。因为「他不是一个喜欢怀旧和拒绝新东西的人」。她记得李玩总是在自学,「以前办公室的电脑坏了,都会找他来修,他后来还自学了编程」。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 科技新闻

更多文章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

技术咨询 联系方式:QQ:3481645755 邮箱:3481645755@QQ.com